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98期(总第98期) 2014年10月22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头版 | 第02版:a02评论 | 第03版:a03关注 | 第04版:a04人物 | 第05版:a05声音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9月6日,新生军训开始,这一天也是中青院2014级中文系新生刘艺波的生日。开往昌平军训基地的大巴上,辅导员和同学们为她唱起生日歌。
14年来,刘艺波的父母第一次没有陪在身边为她庆生。

14岁大学生养成记



作者:□本报记者 朱星宇 张艺歌 吴之君


父亲既是艺波最好的启蒙老师,也是她无所不谈的好友。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成熟的“孩子”
  父母离开北京后,刘艺波偷偷哭了。到家后,母亲李思娣从她室友口中得知此事,所有的心情都化作一句“想她”。这是刘艺波第一次独立生活,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随便与同学们一起出去逛过,从没有在除了亲人之外的人家里过夜,上大学前,也从没用过手机。
  高考结束后,刘艺波高中同班同学向她要手机号,当对方要记下时,她说:“这是我妈妈的手机号。”同学划掉了号码,问“还有别的号么?”“有,我爸爸的手机号。”对方苦笑:“你厉害,有两个保护号。”
  刘艺波三四岁时,便总听大人们议论谁家的孩子考了怎样的大学,于是在她心里,考大学成了大人和孩子都向往的美事。当有人问,她长大了要考哪所大学时,刘艺波回答:“我要考南市场(当地一副食品市场)大学,这样就可以天天吃好吃的啦。”对这样的童言无忌,父亲刘树彬说:“艺波毕竟还是个孩子。”
  高中同学叶雨萍对此也有同感,“她心理比较成熟,但有时候行为上还是比较幼稚,经常会嘟嘴啊,卖萌啊。”
  前些天刘艺波的高中班主任郭诚泰在QQ空间里看见了中青院新闻中心对刘艺波的采访,他表示不希望媒体过多关注刘艺波,“虽然她长得不是特别稚嫩,但其实还是个小孩子,一个非常早熟的小孩子。”
  郭诚泰身为尖子班的老师,深感学生们平时学习的压力,会对每个人多加关心,对刘艺波尤甚。
  对待刘艺波,郭诚泰的原则是:关心生活,不干涉学习。“她比较贪玩,不仅下课要给她玩的时间,上课也无法全神贯注。有时候,刘艺波上课说两句闲话,看看有关快乐女声的东西,老师也会装糊涂。”
  有一个趣闻郭诚泰还记得清楚,高中的时候,学校里分成教师厕所和学生厕所,但是学生厕所十分拥堵,刘艺波为了节省时间,跑到教师厕所,被校长逮住了。
  尽管如此,郭诚泰认为刘艺波的思想在同龄人中还是成熟许多。
  刘艺波刚进高中的时候,就读普通班。第一次全校统考中,刘艺波获得全年级第二。按学校的规定,可以进入尖子班,但是被当时的班主任挽留了下来。
  一段时间之后,普通班与尖子班之间无论是师资还是教课进程上都有一定差距。第二次全校统考后,再次获得名额的刘艺波与同班同学张宇飞一同找到郭诚泰,要求进入尖子班,经过与刘艺波的交谈,郭诚泰感叹:“她内心的成熟,让人有些始料不及”。
  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刘艺波孩子心性,好强、好奇心也强,什么事都想参与”,她加入学生会,经常去检查纪律、卫生。进入“尖子班”以后,刘艺波就去征求郭诚泰的意见,后者考虑到学生会“风气不好,还有可能影响学习”,就向刘艺波分析了利弊,决定让她自己拿主意。仔细考虑后,刘艺波主动退出了学生会。“她当时才12岁,却知道主动和老师沟通,这种做法比部分年龄大的同学更加成熟。”
  刘艺波也觉得,自己思维“比同龄人要成熟”。“和同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有一种他们是小弟弟,小妹妹,我要带着他们一块玩儿的感觉。”自成一体刘艺波的童年记忆是家住大院,身旁少有同龄人,常与比自己大的孩子一起玩儿。3岁时上幼儿园小班,老师安排她做班长。“做班长对艺波的影响很大,锻炼了她的沟通能力,艺波自己就能调解小朋友们之间的矛盾。”刘树彬觉得在幼儿园,女儿的情商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发展。
  刘艺波从小就是个 “有主意”的孩子。“有一次她从幼儿园回来告诉我们,老师生气了,说小朋友们谁不听话就把谁扔到楼外去,孩子们都吓坏了,只有艺波不怕,老师走了之后她跟同学们说,‘你们别怕,老师不会把我们扔出去的,那样犯法,而且还要靠我们收托儿费呢’。”
  这种主见,还体现在练书法上。有一次她参加书法比赛,父亲找了各种书法字帖想让她练习,刘艺波拒绝了:“我想写我自己的体。颜体、柳体、欧体……都是他们的写字特点,我也想写出我自己的风格。你想想看,那么多作品都埋没在千篇一律的所谓的体中,连他们都找不到哪一张是自己写的,我的就不会这样。”最终刘艺波认真写了一篇自己的“刘体”交了上去,“虽然没获奖,但是我自己很喜欢那张字,就够了。”
  上小学时,面对年龄大自己一倍的同学,艺波说自己没有害怕过:“这时候没什么年龄意识,都是小孩儿,都能玩儿到一块去。”7岁上初一时,艺波也很快地和大多数同学结为朋友,当中只有一位女生,很高傲,不爱理人,“和我说话都是用鼻子哼的。”赶在这个女孩儿生日的时候,刘艺波特意为她画了一幅画又写了一封信送给她,表达自己的情谊。结果到现在,她和那个女生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刘艺波也并非一直如此“成熟”,她也有过反叛期,还在这段时间里对异性产生了好感。
  “我们就觉得她有时候眼神不对,时不时发呆,手里拿着张纸条,总在犹豫什么的样子。”刘树彬主动问她,是不是喜欢上什么人了。刘艺波犹豫着,最后还是承认了。
  “我就劝她,先不把纸条送给他。一开始喜欢上一个人,只能看到他的优点,你可以再看一看,拿他跟其他男生比较,你就能更全面的了解他了,然后再做决定。”刘艺波同意了父亲的看法。
  “因为挑明了这件事,她放学回家就总和我们说那个男生的事情,过了一个多月,说得就都是那个男生不好的事情了,上课不好好听讲之类的。渐渐的,也就不再提他了。”刘树彬觉得,女儿经历了一次情感的“波折”,她挺了过来,赢了,收获了心智上进一步的成熟。
  刘艺波回忆自己的第一次暗恋,也笑个不停,连连摆手。
  高中同桌司航说她们经常在一起讨论一些“八卦”,当有的同学遇到感情问题时,刘艺波也会去安慰别人,“波波是绝对不会有感情问题的啦,她很单纯,我们都是很单纯的孩子。”司航说的很坚决,仿佛感情问题遇到刘艺波都变成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超常儿童“带个眼镜,乖乖的,看起来很有学问的样子”,刘艺波的高中同班同学张驰笑着回忆,“她看人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就是单纯,很单纯。”因为期末考试成绩非常好,刘艺波高二开学转到了张驰所在的实验班,那是张驰第一次见到她。
  “波波学习说不上很用功,但她确实很聪明”,张驰说一般数学课上老师教的东西刘艺波都能记住,“我们只能记住一半一半吧,有难题都会去问波波。”
  其实,刘树彬在女儿上幼儿园时就发现了她超常的智力。刘艺波3岁时,父母担心学校老师讲知识速度太快,便计划一定要在上小学前便为她打好基础。
  当时刘艺波上的是本地一所普通的幼儿园,很难学到知识,回到家后,父亲便带着她每晚学习一个小时左右。
  “我爸对我挺严格的,不是打骂那种,他会要求我把乘法口诀背3遍,如果背得不顺的话就再背3遍。”
  一年后,刘艺波的父母向老师提出给孩子办退园手续,要让孩子上小学了,老师惊讶地说孩子还什么都没学呢,能上一年级吗?“我们当场给老师展示了我女儿的知识面,让她拿一本没有拼音标注的故事书来读,还做了几道加减乘除混合的计算题。老师当时都惊呆了。”夫妻俩也感觉到女儿的智力发展速度很快,超过了许多同龄人。▼下转A03版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