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99期(总第99期) 2014年11月19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 | 第02版:a02 | 第03版:a03 | 第04版:a04 | 第05版:a05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在家门口上大学,有受同学艳羡的惬意,也有外人所不知的苦衷与僵持。

回 家Part$1:$“家近党”二三事电影《亲爱的》情与法的冲突“90”后创业者未毕业先折腾运动场有霾伏体测成绩不佳中青食堂调查解析十佳菜肴中国书艺问道聚焦装帧设计移动互联时代音乐产业变迁英国诗人奥登耕种一片诗田《百年孤独》译者在西语中迟缓



作者:□本报记者 张艺歌 朱星宇




  报头题字:


  《青春QM》青梅手机客户端全新升级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我回家咯!


  隐衷10月3日,王子然(化名)在朋友圈里说 “我要用食物刷满朋友圈”,上传配图后,她被贴上“秀家近”的标签。
  王子然常把美食照发到微信朋友圈。图片中的场景都是自己家,她辩解,“好吃的我都拍,我没有‘秀家近’的意思。”
  家住北京天通苑社区的王子然,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大二学生,从学校坐公交回家只需1个多小时。王子然几乎每周回家一次。
  为了回家,王子然起早贪黑,抓紧一切时间在学校完成学习任务。“上周我几乎每天都熬到凌晨两三点钟,还有一天熬到早上6点多,爬上床睡了一个小时又跑去上课了”。
  生活费问题,是回家的诱惑因素之一。
  王子然花钱大手大脚,从来都不知道钱花哪儿了,“我觉得我除了吃饭、买零食,没怎么花钱啊,但钱就是没了。”
  去年秋季学期开学的第2个月,王子然花掉了万余元。妈妈觉得她太大手,生活费改为“按周发放,本人领取”。
  当然,频繁回家是为了“陪父母”。有一次王子然给家里打电话,聊到爸爸忘记帮妈妈买东西时,突然意识到父亲已经50岁了。妈妈说:“你爸爸记性变差了,都快成小老头了。”王子然心中顿觉酸楚。
  其实上大学前,王子然与家庭若即若离,生活很不安稳。她老家在黑龙江,小时候,一直住在外婆家,上到小学3年级,父母到北京工作;5年级时,她跟随父母赴广东;初中又回到老家读书,中考结束以后父母再次回京工作,王子然只能在寒暑假的时候来北京找他们。父母在北京做餐饮生意,平时店里特别忙,经常营业到凌晨,王子然也会去帮忙。有一次她又累又困,趴在饭店的桌子上睡着了,父亲让她赶紧回去睡觉,自己留在饭店忙到很晚。
  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时候,王子然选择了北京的学校,“以前跟父母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现在父母他们年纪大了,想多陪陪他们”。
  王子然说,“我是一个距离产生美的人,跟父母呆久了就会跟他们吵架,跟室友呆久了也会发生矛盾。每周回家一趟对谁都好。”
  天通苑是目前亚洲最大的社区,这里居住着30多万固定人口,以及几乎相同数量的流动人口。这里的人们,时常能在超市或马路上看到一些电视上的熟脸儿,同学或者同事在这里相遇更是平常。王子然的同学李墨寒的家也在这里。
  李墨寒(化名)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父母就离开老家黑龙江到北京工作,李墨寒一直与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暑假李墨寒到北京找父母,寒假父母回家陪她过年,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了12年。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李墨寒选择了中青院这个与父母在一个城市的学校。开学之前,父母将爷爷奶奶同李墨寒一起从黑龙江接到了北京。
  天通苑位于北五环,而李墨寒妈妈的工作地点在南三环,于是,李墨寒的父母在南三环租了一套不到90平米的房子,工作日住在那里,周末回天通苑的家。李墨寒每周末回家与父母、爷爷奶奶团聚,“一家人一起吃个饭,看看电视”。
  “其实回家也没什么事可做,但就像一种惯性,不回家总觉得怪怪的”,李墨寒说自己是一个比较恋家的人,总希望离家人近一点,如果以后不出国的话,她想在北京就业,“对北京比较熟悉吧,而且可以省房租”。父母对她一直都是 “散养”,不会过多干涉她的生活。今年国庆假日,李墨寒和朋友去南京玩,四天三夜,父母没过问,甚至她在家庭微信群里汇报行程,父母也没有回应。
  李墨寒觉得她从来没有“秀家近”,但室友不这么认为。“我上学期还经常问她‘这周回不回家’之类的,这学期就不问了,反正她每周都要回去,不管她了”,室友高楚楚开玩笑说,要是把李墨寒的床租出去,还能收点租金。
  宿舍的集体活动常常因为李墨寒的缺席而取消。但李墨寒解释,“我愿意为了宿舍的活动不回家的”。每周,她会把衣服带回家洗,她觉得宿舍的洗衣机不干净,“如果宿舍的洗衣机干净,她回家的次数可能就减少了”,李墨寒点头,赞同高楚楚的观点。冷战周武在家乡安徽某地师范大学上学,从家到学校,车程仅3小时。以前每逢周末,对妹妹“果果”的想念都催促着他回家。
  可今年“十·一”他没回去。实际上,他已经1个多月没迈进家门了。
  起因是母亲做了一个让他完全不能接受的决定———不让果果上学。因为“不是亲生的,没有义务供她”。他对这个解释非常不满,为了扭转局势,决定冷战。
  走进他家单元楼的楼梯间,有一条小道通往地下室,这里四间房相连,潮湿、昏暗,充斥着药水的气味。这是周武妈妈的“诊所”。“病房“里躺过很多未婚先孕偷偷来做流产的女孩、怀了女孩想做引产的少妇、没钱做剖腹产的妈妈。4年前,果果就出生在这里。
  2010年5月,一对夫妻来到诊所,做剖腹产。一看是女孩,二人便不想要了。他们已经有两个女儿,只想要儿子。他们求周妈妈把这个孩子送人,女人的丈夫甚至跪在地上。“他们说卖了也行,卖了的钱都给我,他们一分不要。”但周妈妈没有答应。
  次日清晨,这对夫妇从病房消失了,留下了孩子。果果就这样成了弃婴。
  “我当时就想先养着,等哪天找到一个合适的家庭,就把她送走”,就这样每天抱着果果,一段时间以后,周妈妈舍不得送人了,“真的有感情了,你养个小猫小狗还有感情呢,更何况一个孩子。”
  周武的妈妈是县城医院的一名妇产科医生,一个月只有1500块左右的工资,全部都是周武的生活费。因为平时上班比较闲,周妈妈就想另外找一个工作。后来,一个邻居因为医院手术费用太高,找到周妈妈,问她能否给自己做流产手术,这 “启发”了她开设私人 “诊所”。于是,她花4万多元买下了4间地下室,将其中一间改作手术室,其他3间作为病房。周妈妈明知“诊所”医疗设备和卫生条件不达标,但迫于生计仍然继续,只有身边的朋友和邻居知道,病人也基本是她们介绍来的。
  目前,“诊所”内只有周妈妈一人,她想等果果长大一点直接在这里帮忙给病人 “换换吊瓶、打打针”,因为没能力供她上学。
  为了妹妹,周武想家却坚持不回。
  他还在等待妈妈想明白那一天。每周他还是会给家里打电话,一接通就能听到果果不停地叫“哥哥”,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周武与母亲的冷战还在继续,而天津津沽学院的孙航却在与母亲的一场热战后,同样“家近不能回”。至今,他已经4个多月没有享受过“秀家近”带来的优越感了。
  6月,天津燥热的天气是引发孙航母子冲突的导火索。一天,孙航回家穿的白T恤被汗水浸湿,里面隐约显露出脊背上黑色的东西,妈妈命令他脱下衣服,孙航拗不过,只好给她看。妈妈看到布满儿子整个后背的纹身———“王婷婷”三个大字,眼泪唰地流下来,狠狠扇了他俩耳光,还打电话给王婷婷,让他们断绝关系,否则将孙航逐出家门。
  王婷婷是孙航的女朋友,矛盾爆发时他俩交往了4个多月。
  就在事发前几天,王婷婷突然要求孙航在身上纹上自己的名字,以示“忠诚”。孙航没多想一口答应。“当时她就说要在我身上留下她的印记,要纹那种永远洗不掉的纹身,我想纹就纹呗,我也无所谓。”▼下转A03版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