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03期(总第103期) 2015年9月7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 | 第02版:a02 | 第03版:a03 | 第04版:a04 | 第05版:A05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人物

图片新闻



作者:□本报记者 范小池






  胡社光,荷兰籍华裔服装设计师。Sheguang+Hu+高级定制品牌创始人,世界华裔小姐组委会创意总监,荷兰使馆文化传媒理事,毕业于Rietveld+Academy大学,曾多次参加英国、德国、荷兰等国际时装节盛典,获得多项荣誉、大奖。他是荷兰皇室御用晚装礼服设计师,2007年被荷兰政府授予“高级服装设计师”称号。
模特被黑色的服装和鞋子包裹,头上罩着白色的方形盒子,眼部用墨镜来修饰,以黑色为设计基色的“touch+me”系列是胡社光的全新作品。然而这一次,他的秀场上没有出现“东北花棉袄”。胡社光的秀上很少让模特露脸,“最重要的是服装里要讲的东西,”他说。
  这里没人性想回荷兰戛纳时间5月13日,张馨予穿着“大花棉袄”亮相红毯,她这身接地气的红配绿 “东北大花”瞬间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我一早就准备好接住所有声音,照单全收”,她在微博里这样写到。
  张馨予火了,“东北大花”
  也火了。作为“花棉袄”的设计师,胡社光也免不了受到非议。
  “以丑为美,哗众取宠”、“你个做A货的,凭什么侮辱我们张女神”、“丢人”……尽管早已做好了应对各种声音的准备,但是胡社光仍然一度不敢看微博评论,“我们做的东西是给大众看的,大众的每一个感受,每一句话,对我们都有影响力。其实我挺介意的,只不过我不想理会。”
  在戛纳电影节开始前的几天,张馨予找到胡社光想借几件礼服走红毯。胡社光设计的衣服很抢镜,“东北大棉袄”不像青花瓷、兵马俑那样遥不可及,胡社光一直很想让它走出国门。
  两个人一拍即合,沟通不到5分钟,胡社光就在纸上画出了大棉袄礼服的图。时间紧急,胡社光用“大棉袄”系列秀后的余料仅花了两天的时间就做出了这套礼服。这些面料都是平常家里用来做被罩的面料,每米不超过10元,“时尚无关乎金钱。”胡社光说。
  “你看我也能上戛纳”,网友将大花棉袄PS在艺人、领导人、朋友身上,调侃道。“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不能上戛纳”,胡社光提高音调激动地说,“崇洋媚外是种在骨子里的东西,我们自己看不起自己”,胡社光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国人不想承认时尚的潮流是由一个中国人引领的,“也有人夸我的,说你终于做了别人没有做过的东西了,但也许这句话只能让我舒服一点点。”
  胡社光在国外呆了25年,拿了很多奖,回国之后很多国人无法欣赏他的设计,经常受到谩骂,“前两天我都有想回荷兰的想法,不想留在这么一个挺没人性的地方。”
  胡社光最近经常接受采访,有时还会去录棚,“也不是去解释这个事情吧,我也可以不去理这些事情啊,但我觉得现在不管我讲的是对是错,怎么着都是对中国本土文化的宣传”,宣传中国本土文化是胡社光不懈的追求。
  郭培是中国第一代服装设计师,多年来一直坚持做中国传统的设计,而她也是胡社光比较欣赏的设计师。中国人不只会端盘子16岁那年,胡社光带着家里给的50美金和学画画的梦想前往荷兰,他想成为像梵高一样的画家。“去了两天之后就没有梦想了”,骨感的现实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原本答应胡社光在机场接他的亲戚并没有如约而至,“开始不会害怕,到那儿的时候吓死了”,没见过外国人,甚至连可乐都没见过的胡社光在机场碰到一个香港人,胡社光一见到他就哭了。那个香港人可怜他,把胡社光带回了自己的家里。
  没钱,语言不通,没有学校愿意收胡社光为学生。为了生活,初到荷兰的胡社光给中国人打工,他的老板经常骂人,工人们待遇不好,每天只限工人们喝两杯汽水。老板在楼上打麻将,胡社光他们在地窖里睡觉,常常会有老鼠在背上乱爬,当时胡社光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家外卖店,做老板。
  不能上学学画画,胡社光一边打工一边学习荷兰话,没有人教,他就去背词典,“我脸皮厚,不怕别人笑话我,我就去跟荷兰人说话,我讲的荷兰语一点口音都没有,我讲的很好。”胡社光回忆。
  18岁那年,胡社光加入了荷兰国籍,他想在荷兰扎根,“我讨厌被歧视的这种感觉,我考文凭,人不要我,他们说你们做餐饮的来我们这儿干什么,在外国人眼里中国人只会当服务员,我为了这件事考的大学。”为了争口气,胡社光决定挑战欧洲人最引以为傲的时装产业。
  最初,胡社光只有绘画基础,对于设计、裁剪一窍不通。为了练手,他去养老院,一边陪老人们聊天,一边给他们设计衣服。他还会给残疾人做衣服,“有的残疾人背也弯了,手也断了,就需要特别的设计,这是我最初的‘高级定制’。”
  胡社光考大学的时候同时被三所大学录取,他选了最好的Rietveld+Academy。“等我读书的时候,就体会到了一个中国人做荷兰人的事情的喜悦感。”
  上大学的时候,胡社光住在低房价的郊区,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搭乘有4个小时车程的火车去上学,做功课、读书是他一路上的必修课。晚上在餐点到来之前赶回餐厅工作,1点钟睡觉,这是胡社光的一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机会机遇都是平等的,只不过是我们没有去争取。”这段求学之路上,胡社光付出了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他曾在一年内举办了45场时装秀,一周内设计制作了4套婚纱,练就了10分钟内画出草图,30分钟内设计出时装的本领。
  胡社光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他在荷兰海牙艺术展中展出了自己设计的两套中西合璧式的礼服,“巧妙融合了东西方文化元素,典雅、庄重而不失时尚”,他评价起那两套礼服时如是说。
  荷兰女王见到之后很是喜欢,恰逢胡社光是荷兰女王的翻译,女王请胡社光为自己设计礼服,“我可以多么样的去炫耀啊”。于是胡社光又增加了一个头衔———荷兰皇家设计师。
  胡社光主要负责设计女王包括其陪同人员出访其他国家的衣服。每次女王出访之前,都会请胡社光去家里,“他们脾气很好,我们关系也很好,每次去都是给我泡好茶,饼干放旁边,闲聊会儿天然后再谈工作。”
  给荷兰皇家设计衣服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设计的衣服和出访国家的宗教、国色等都有很大的关系,不仅如此,设计时还要注意皇家的一些规矩,“弄不好就把一个国家侮辱了你知道吗?所以挑战挺大的。”胡社光老师的秀不好走2012年,他回国了,带着胡社光的元素,“回来找刺激来了”。
  回国后有很多人找他设计衣服,他遇到了他没想过的情况:签过合同之后商家不给钱;给很多女艺人设计衣服见不到本人……每年举办两个系列的服装秀,每个系列有一个主题,从“防毒面罩”到如今的“东北大棉袄”,胡社光的6个系列的秀总是与众不同,“我的秀是在讲故事的”。
  无论故事的主题如何变化,胡社光的秀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就是超过25cm的高跟鞋,“我觉得女生腿修长很美,而且模特穿上高跟鞋有那种感觉,有范儿”,2014秋冬中国国际时装周·胡社光发布会上,模特穿着超高高跟鞋,披着飘飘的丝巾,宛如飞着的蝴蝶,正迎合了主题“蝶”。然而服装秀之后人们关注的却是模特频频摔倒的事件。
  秀后接受采访的胡社光哭了,“走秀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已经飊起来了,因为太让我伤心了,我在后台看视频,看她们一个个往下跌,心里特难受,首先我觉得我对不起丝格丽这个品牌,第二心疼模特。”胡社光在正式走秀之前一周将高跟鞋发给了模特练习,走秀当天,模特为了更好地适应,一整天都穿着超高高跟鞋。这次的秀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成功,有一个模特当时多次摔倒,后来养伤养了半年之久。在之后的秀上,胡社光亲自穿上了超高高跟鞋上台,“想体验一下到底有多难,真没那么难”。
  “东北大棉袄”是胡社光回答“下一次秀的主题”时脱口而出的答案,当时他在赶飞机。未经深思的回答却成就了一次轰动的服装秀,“我既然说了就要去做,我就慢慢的去想,越想越有味儿,越想越对口”。胡社光的母亲是通辽人,小时候他们一家人睡在棉炕上,母亲和姥姥在床上弄棉絮,旁边的锅里煮着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旱烟味儿,是胡社光记忆深处一段很美好的回忆。
  79岁的王德顺老先生以一场哑剧拉开了“东北大棉袄”系列的序幕。光膀子配上大花棉裤,勾起了很多人记忆中爷爷的模样。“都知道胡社光老师的秀不好走了”,这次的秀场上,一群模特穿着超高高跟鞋稳稳地走,没有一个人跌倒,她们身上捆绑着大花棉袄,手上画着窗花的花纹,时尚又亲切,“我想找回亲情”。16岁离家而今43岁的他回国之后越来越想要一种家的感觉,胡社光的这场秀成功地分享了他对大棉袄的记忆与情感。
  胡社光一直在寻找着他要表达的灵魂,讲述着他所追求的故事。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