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03期(总第103期) 2015年9月7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 | 第02版:a02 | 第03版:a03 | 第04版:a04 | 第05版:A05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1999年,张云坐上了公交车的乘务员座位。那时正好赶上公交车公司招聘,北京户口的她自己去应聘,成功了。一干,就是16年。 ■张云一天里有半天都在车上度过。16年来,她只和家人一起过了两次除夕,剩下的时间里,她都在车上,都在路上。 ■张云至少在车上走过了67万公里,相当于绕着地球赤道走了近17圈。 ■16年过去,张云的工资只涨了1000,这在物价飞涨的市场经济状态下,已经不算什么了。 ■今年,她38岁,送走了四位司机,让他们成功退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干十年,我也可以退休了。”

三环路,十六年



作者:责编/美编 成小婉 校对金凯娜 邮箱:cyuspringnews@126.com


300内上疲惫的乘务员 本报记者成小婉/$摄


  凌晨四点多,天刚蒙蒙亮,整座城市还在沉睡之中———38岁的公交车乘务员张云已经来到300路总站,16年,这是她第3840次来这里。
  按照乘务员规范守则,车上的清洁由早班的她来进行。前一天晚上的大雨,令她不得不大面积地洗刷车身。
  绝对不能脏车上路,是每一个乘务员严格执行的规定。“如果被检查人员发现,百分之百要扣分扣钱。”
  五点三十,300内伴随着清晨的阳光准时驶出公交总站,开始了一天繁忙的旅程。
  这是一条环形线路,从草桥站始,途径紫竹桥、万寿寺、木樨园桥等站,再回到草桥站,全程48.3公里。不堵车的情况下,一趟车程大约要两个半小时。
  300内的高峰期从六点半开始,至少要到八点半才能有所缓和。
  汽车一进站,黑压压的人拥挤着推攘着上车,“刷卡的乘客请往里走,坐好扶好,注意脚下!”张云不断提高音量,提醒乘客,“不是特别着急的同志,您再等上两三分钟,我们下一辆车马上就到。”车门已经关不住了。
  汽车启动了,车上的乘客像“贴相片”一样,摩肩接踵。这时也是紧急情况和乘客纠纷的高发期。乘务员们要时刻注意车上的情况,给予适当的帮助和调解,同时,关注着路况给司机以提示。
  另一位乘务员,北京市劳模刘丽荔就曾遇到过突发情况。当时天气很炎热,车上十分拥挤,一位60岁的乘客脸色铁青,手捂胸口,向刘丽荔求助———她心脏病发作了。
  刘丽荔和司机赶忙在她的包里找到药,拨打120、110,并通知患者家属和车队。学过救护知识的刘丽荔深知吃药后不可以挪动病人,拒绝了乘客想背她到朝阳医院的建议。
  他们把车停在朝阳医院附近,警察赶到做了记录,随即救护车也将病人送往医院。后来,病人特意来到车队,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每次高峰期下来,乘务员们都像“打了一场大仗”,累得不行。
  地铁十号线的开通,300外,特8路,特8外等线路的拓展,分流了三环线上很多乘客。300内现在的状况比起以前已经有所缓解。
  “但是如果特8和300同时进站,大家一定都选择300。”张云的口气中略带骄傲。
  车的构造决定了乘客的选择,300的设计考虑到客流量比较大,18米的铰接车中,只有22个座,腾出了更宽阔的空间容纳更多的人。高峰期,它就成为乘客的首要选择。|张云的工作,伴随着一系列的连贯动作。
  “北太平桥西到了,换乘22路和28路的乘客请做好下车准备,前后门下车,下车请刷卡。”这是张云一天报站的288次之一。
  在这一趟车程中,张云将小红旗伸出窗外指挥路况 1次、整理买票零钱2次、帮助购票10次、起身将手伸出窗外引导24次、回答问站25次,“请坐好,扶好”、“往后走,后面有座”等文明提示无数次。
  从业16年,张云的服务路线没有变化,“一直都在三环上转”,这条线路上所有的车站、建筑地标、换乘线路她早已烂熟于心。唯一谈得上改变的,就是 300路。那时的它还叫730———不同于现在的铰接公交车,有三个分散乘客的车门。
  因为只有一个小窄门,乘务员也就没有自己的座位,只能一直站着。汽车到站时,乘务员也必须下车引导乘客,在车下进行预报站。比如:“到人民大学的、四通桥西的乘客请往上走。”
  麻烦归麻烦,过去的提成却相当可观。乘务员在完成每日规定的任务后,多卖出的票款可按照一定的比率进行提成。张云是受益者之一:她当年的工资加上提成,可以拿到3000元左右———这在当时已经算很不错的条件了。16年过去,张云的工资只涨了1000,这在物价飞涨的市场经济状态下,已经不算什么了。
  “潘家园桥北,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前后门下车,下车请刷卡。”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上车。每当这个时候,张云就会格外操心。
  “哪位同志给这位老人让个座?”因为高龄老人是不安全隐患,乘务员需要马上给他们找好座位。
  到了站,她特别叮嘱老人:“下车别着急,停稳了再下,注意安全。”
  辨别65岁以上的老年人,也是考验乘务员眼力的一道关卡。按规定,65岁的老人拥有老年证,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有人你看他像是65岁以上,他上车坐在那里,你不理会他,可是也许一会,他就把卡拿出来刷了。”张云无奈地说。
  当然,也有人“长得比较年轻”,上车后,既没刷卡,也没有出示证件。这时候,乘务员会询问一下,等他出示了证件,张云会调侃一下缓和尴尬的气氛,“您保养得太好了,看着那么年轻,所以我就问问您。”
  张云开玩笑:“以前是刷卡上车,现在成刷脸上车了。”
  “木樨园桥,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前后门下车,下车请刷卡。”在这一站,张云通常都很警惕,注意着车上车下的情况。
  木樨园算是物流中心,每逢周末,总会涌进一波乘客,小偷也在其中浑水摸鱼。
  在16年的公交生涯中,张云遇见过28次小偷。在过去的几年里,300这条线路基本每天都会有车遇上小偷,几乎无一幸免。
  如果有乘客反映丢东西了,司机就关紧门,将车靠边,等待警察的到来,但总有人会急着上班、上学,甚至会从窗户里跳出去。张云也无能为力———作为乘务员,他们没有限制他人自由的权利。
  “哪位乘客拿了这位乘客的东西,麻烦您扔到地上,这样也不耽误大家时间。”劝说,是乘务员唯一能做的事。
  但以张云的经验来看,成功找回丢失物品的情况十中无一。大多数情况下,在人们拥挤推攘着上车的时候,小偷就已经得手了,所以小偷可能根本就不在车上。
  过了木樨园桥站,车上人满为患,每个人都在找可以抓着保持平衡的扶手。
  零距离的相处环境,容易滋生非礼女孩的“咸猪手”。甚至有人明目张胆的,在她眼皮子底下进行性骚扰。
  那一次,女孩坐在她的斜对面,男人站在女孩身边。
  起初,男人试探性地摸女孩的大腿,女孩没有反应。接着,男人的动作就开始肆无忌惮。但女孩不说话,也不躲避,还是坐着。张云也不好开口,越看越生气,心一直揪着,直到女孩下车。
  男人又挪到了前面,摸另一个女孩的胳膊,那个女孩很敏感,马上起身离开,男人就此罢手,张云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女孩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有所反应,哪怕是躲一躲,都可以给对方以警告。”张云提醒。
  不仅是乘客,张云也曾遭遇过骚扰。
  三年前,她在上夜班,晚上10点多,有一个人从很远的地方走来,晃晃悠悠的。因为对方走得慢,张云以为他不乘车,就关上了车门,给了司机信号。司机发车时,男子赶紧跑快几步,狠拍车门上车。
  上车,他开始发脾气,说乘务员不让他进来。谈话间,可以明显闻到酒味,他显然喝醉了,怒目圆睁,走上前去殴打张云。
  张云意识到,和一个醉酒的人无法沟通。连忙报警。警察带走了醉酒男子。司机也和她一起跟去警察局。进行教育后,醒完酒的男子向她道歉。等到事件处理完,时间很晚了,没有公交车,她只好打车回家。
  “我们不能制裁别人,遇到任何事情,只能找警察。”
  “终点站到了,请您带好随身物品,前后门下车,下车请刷卡。欢迎您下次乘坐300内。”
  伴随最后一声报站,300内驶进了公交车总站。乘客稀稀落落地下车,但张云的任务还未完成。车上,她已经整理好账目,现在,她必须去报账。
  报账回来,她再次清理了车内垃圾,并且擦去车玻璃上的污痕。她仅有几次违纪,就因为这几个‘油头印’———乘客靠在车玻璃上打盹造成的污痕。
  张云无奈,“你实在无法控制,乘客的脑袋是否干净。”
  直到这之后,她才算真正的停下来休息。张云现在很累,静静地坐在调度室,等着下一班的乘务员来换班。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睡一觉。”
  就算在睡梦里,也依然烙有乘务员独特的印记。张云的咽炎困扰了她16年。咽炎一犯,她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柳絮、雨雪都会诱发刺激性咳嗽,一旦刺激到嗓子,会咳得没完。
  职业病是每一个乘务员生活中的阴影。每年例行的体检结果显示,百分之九十的乘务员都患有咽炎,300内的一名李姓乘务员,从业仅一年,嗓子却暗哑得不成样子。“搭班的师傅经常说我的声音太小,所以只能不断地放大音量,我们必须要让大多数人都听得到。”
  一趟两个小时四十分的车程中,张云只喝了两次水,一次在第4站,一次在第12站。
  “低峰期可以适度喝一口水,高峰期就不要喝水了,在高峰期一堵车,两三个小时都很正常,又不能把乘客扔在车上去上厕所,因为你不敢预测会出现什么变化。”
  一个一百多人的车队,一天的用水量却只有十几壶。
  因为咽炎,他们到哪里都要备着药。对于乘务员来说,这个病很难治好,他们不可能停止说话,只能以养代治:
  巧用嗓子,用假嗓子说话;效率工作,提高业务水平,回答提问时,语言要简洁清楚;多喝水。上班不敢多喝,就小口饮,下班保证喝菊花、胖大海等茶饮保养。
  16年来,张云每天至少有半天在车上度过,走过了约67万公里,相当于绕着地球赤道走了近17圈。她仅和家人一起过了两次除夕,剩下的时间里,她都在车上,都在路上。
  张云送走了四位司机,让他们成功退休。“如果不出意外,再干十年,我也可以退休了。”
  那时,张云48岁。

我们是最幸福的公交人!用心底的爱为乘客送上和谐的春风!每天迎着朝阳行进在长安街天安门,每天伴着星光往返于起点终点。天天环绕相同的路径,不平凡是我们司售员对岗位的忠诚。首都是我的名片,车号是我的姓名;“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是 我 们 的 精神———楷模榜样就是雷锋。在北京的街道上画好每个圈,前进进是我们嘹亮的歌声。———《把温暖铺在路上》刘丽荔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