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03期(总第103期) 2015年9月7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 | 第02版:a02 | 第03版:a03 | 第04版:a04 | 第05版:A05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来自家乡的牵挂

年轻的“老古董”



作者:  □本报记者 詹方歌










  王潇是中央民族大学博物馆系的大一学生,报志愿时他选择并不热门的博物馆系,便是出于对古玩的兴趣。19岁的他已经有满满一个玻璃柜的收藏品,从菩提子到橄榄核,从绿松石到象牙,近50串的藏品记录着他入古玩行6年间的心路历程。
  他初入古玩行是因为六年前的一次旅行。当年,他和家人一起去五台山玩,他的舅舅很喜欢收藏,便买了很多珠串。顺势一送,王潇就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串藏品。但是珠串的尺寸并不合适,他便自己来到了古玩店穿线。换线的空档,王潇看到店里琳琅的藏品,一见倾心。
  六年前,王潇还是一个刚上初中的毛头小子,手里的零花钱也都贡献给了古玩店。“最多买过一二百块钱的串,当时就觉得很好了。”王潇揉着手中已经变成褐色的星月菩提感叹道。
  这串星月菩提是初二升初三的暑假买回来的:“当年压岁钱没交公,私藏了一千块钱,就买了这个。”他对古玩收藏的狂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的王潇已经是半个专业人士了:“新拿到手的菩提子要用刷子干刷两个月,因为每颗菩提子密度不一样,如果不刷直接戴的话很可能会因为汗液油渍出现色差;橄榄核是不能沾水着风的,一旦开裂了也就废了……”每一种物件儿的保养他都能说出个一二三,而这些知识大多来源于网络,也有一部分是在逛古玩店时向老板讨教的。
  王潇的藏品大多价格不菲,这与妈妈的理解是分不开的。“我妈刚开始也不同意,所以我的东西都是自己攒钱买的。后来就属于霸王硬上弓了。”他狡黠一笑:“我就跟她说,我跟人家约好拿货了,她也就没办法了。”
  相比菩提子和橄榄核,王潇的妈妈更喜欢宝石,王潇却不以为然:“我不喜欢那些东西,戴起来没有变化。”他更倾向于植物类的东西———植物的根茎和籽料会随着人的把玩颜色变深,进而上浆。
  “戴起来有变化”也是王潇喜欢古玩藏品的原因,在他看来,这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看着这些籽料一颗颗温润变色是一种非常满足的体验,也是古玩带给他最大的享受。
  王潇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因为他进入了古玩圈子:“我不希望所有人都喜欢这些,但是有几个喜欢的人能聊聊也很好。”(中央民族大学 2014级博物馆系王潇)
今年19岁的刘雨桐还记得,玉牌碎掉是在高一的某个下午。她像往常一样,将手串放在柜子上去洗澡,拿衣服的惯性却将手链掀到地上,碎成了两半。“完了,完了。”刘雨桐脑子里不断重复这两个字。
  “我以为它永远都不会碎的,这么多年的寄托就这么没了。”她想过去买一块一模一样的或者把碎片粘起来,但是都不行。
  那是一条棕色绳子穿起的玉牌,正面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老鼠,背面刻着她的名字。提起这个手串的来历,刘雨桐说:“这是我爸妈给我起名字的时候人家送的,本来是要跟我一辈子的。”
  那个玉牌从六岁起一直戴在她的左手上,除了洗澡从不摘下。虽然期间无数次被老师教育,上学期间不能戴配饰,但是她却倔强地抗争:“这个是我从小戴到大的,真不能摘,除非你给我剪了。”她说这是一种牵挂,也是一种割舍不下来的情怀。
  玉牌碎掉以后,她开始热衷于戴各种各样的配饰,最夸张的一次,她把银镯子、手表、两根药藤通通戴在两只手上,本就小巧的手腕显得拥挤不堪。外人看来这怪异不可理解,但她却一笑了之。
  “我找了很多手链来代替这个感觉,但是不行,我可能永远都找不回这种感觉了。”如果不是遇见了那根药藤,她的夙愿可能要一直持续下去。
  高二的夏天,她和朋友到学校附近的古玩店转悠,想找到玉手串的替代品。转了一圈都没有收获。偶然间,她看到了角落里的“环形树枝”,目光便被牢牢地吸引,老板说那叫药藤。“那根药藤可便宜了,就三十五块钱,质量也比云南的差得远了。”
  但是手环的大小和她的手腕却非常契合,直到现在,她都没能再找到一个直径如此合适的手环:“当它戴到我手上的那一刻,我就觉得那块玉的下一任来了。”
  刘雨桐看来,这些古玩首饰的价格高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陪伴的感受。手串就像是她的一位老朋友,跟着她一起成长。
  时至今日,三十五块钱的药藤已经戴在她的手腕上三年了,它陪着她来到了完全陌生的南方城市———重庆,也共同经历了独自生活的酸甜苦辣。刘雨桐觉得,这是人和物件儿之间的微妙联系,也是这些物件儿存在的真正意义。(重庆大学 2014级公共管理系刘雨桐)
20岁的张凯对于宝石玉器情有独钟,这样的爱好与他的父亲有一定关系,但是父亲只是将他领进门,并非像他一样热爱文玩。“和田玉有温润内敛的特性,比较符合东方人的审美。”提起为何钟情于和田玉,张凯如是说。
  他还提到,最好的和田玉叫做羊脂玉,意为玉石如羊脂一样,油润细腻。好的羊脂玉不会像翡翠那样透光,甚至看不到结构纹理。
  和田玉分为山料和籽料,山料看起来很透,甚至有些像水。这样的玉石是山体之间连接的石头,是用炸药炸开山体所取。
  而籽料则不同,它们的肉质更加细腻,形状也呈圆形。
  这样浑圆的形状是长期受河水冲刷,来回滚动所形成的。
  张凯的第一块羊脂玉是从一位微商手里买来的,而这个微商正是教他辨别羊脂玉的“老师”。
  一年多以前,张凯还是初入文玩圈的新人,抱着学习的心态不断从贴吧里网罗文玩知识。正巧碰上懂行的人为他悉心讲解,一来二去便成了朋友。
  也正是从这些朋友口中,他得知了许多关于玉器的知识,从产地的品质差别到市场价格,从开采方式到润度、密度和结构大小,现在的张凯已经能够熟练地说出和田玉挑选的诀窍。
  除了和田玉,玛瑙也是张凯喜欢的材质,他认为玛瑙的各种图案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虽然懂的不少,但张凯对于收藏一直抱着谨慎的态度,买入藏品还是今年开始的事。“以前一直在恶补知识,文玩这方面,我是抱有少买多学的态度对待。”
  与边逛边收藏品的一般收藏方式不同,张凯更倾向于在朋友圈和淘宝店购买。“我一般都是从关注挺久的、贴吧里比较活跃、可信度比较高的微商那里买入。”张凯说,因为真假难辨和价格炒高的因素,他更喜欢线上购买的方式。(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2013级法学院张凯)
1995年生的郤宇凡对于古玩的热爱也缘于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旗人,这样的传统使得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文藏。“记忆里边儿我爷爷就爱玩,核桃不离手,有时自己还上街买个树根雕个手把件儿什么的。”到了他们这一代,古玩更成了不离手的物件,哥哥嫂子和姐姐都愿意拿上几个珠串在手里揉。
  郤宇凡的收藏很杂,木头、核桃和扇子是他钟爱的物件儿。在扇子收藏家中,郤宇凡最佩服的是郭德纲。在他看来,郭德纲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扇子玩家,“郭老师收藏是一绝,收藏的扇子更是一绝,每每收到好扇子,郭老师总兴奋感慨‘当浮一大白’!”
  郤宇凡说,扇子主要看的是扇骨和题字,而扇骨讲究的是“好”和“老”。
  提起最近刚入的一把扇子,郤宇凡的话匣子打开了:“我个人收藏了一把老湘妃竹山,请一位书法家题了太白先生的“清平调”于其上,偶尔看看,心淡神怡。”
  木头则是郤宇凡远观不亵玩的物件:“木头玩起来规矩极大,一旦沾水沾汗就变成了‘黑葡萄珠儿’。”他解释说,盘玩木头的人必须极富耐心,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正因如此,郤宇凡虽然喜欢木头,也只是偶尔买来小件收藏,贵重的紫檀是从不碰的。
  和木头不同,核桃是郤宇凡从小玩儿到大的东西。他说,中国人玩核桃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清代。核桃以狮子头为佳,这是从清代八旗开始的传统。早在乾隆年间“闷尖儿狮子头”已经开始流行,至今故宫博物院里还留着乾隆当年把玩过的几对核桃,那是难得的佳品。
  郤宇凡说,核桃应该比对着自己的手掌挑选,一味的求大其实是攀比心理在作怪,这是不可取的。
  “老话儿讲‘贝勒手里有三宝,扳指核桃笼中鸟’,我目前也就玩玩核桃了。”因为时间限制,养鸟这项爱好他打算退休之后再发扬光大。(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2014级新闻传播学院郤宇凡)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