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03期(总第103期) 2015年9月7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 | 第02版:a02 | 第03版:a03 | 第04版:a04 | 第05版:A05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专访《京华时报》前深度部主任康少见

京华人说京华深度部裁撤



作者:□本报记者 黄熳鋆




  2015年5月18日,《京华时报》(以下简称“京华”)原深度部主任康少见,动了动手指,在微信群里发了条信息:“兄弟们,你们还在前线拼杀,后方指挥部已经撤了。你们听见集结号了吗?”
  这天,除了一名记者在北京收集资料外,其余三人都在出差,有的甚至刚到新闻现场。
  “啊?!”
  “什么?!”
  “妈的,那我们现在还采不采啊!”
  “你们没有听见集结号,就得把这仗打完。采吧。”与京华结缘:源自职业理想的内心冲动中国深度报道的发展周期很短。前后不过几十年。有人说,80年代是 “启蒙”,90年代是“监督”。在这种环境下,很多 70、80后的深度报道记者,其职业意识形成,一方面受西方新闻专业主义的影响,另一方面,带着本土的传统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
  1999年,“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头”这句《南方周末》的新年致词,引起了当时很多知识分子和学生群体的共鸣。包括在大学学习中文专业的康少见———他有每一期的“南周”,后来到北京读研究生,他还把那堆报纸寄到北京。
  “我们这代人还是会心情澎湃。喝高的时候,就用手机上网找一段,大声朗诵出来。任何一个行业,都会对自己业界曾经的楷模和标杆,有发自内心的景仰,努力地去达标杆甚至是超越,这是职业理想内心的波动。”
  2001年,《京华时报》创刊,由《人民日报》主管。最初只有机动部,后来被拆成了突发新闻部和深度报道部。当时的《人民日报》,有一个严格规定:禁止“京华”的记者出京采访。这个束缚,使得京华深度部的高手们无用武之地,只能“饿着肚子打擦边球”,做北京本地的新闻。并从而导致了第一任深度部的“先天不足”。
  2003年,康少见去了京华机动部实习。他在实习期就带领正式记者采访,被封外号———“北京最牛实习生”。
  2005年,康少见正式入职京华。
  主管部门的压制、整体言论的管控、媒体自身的管辖,京华深度报道永远在防着底线发展。对深度报道记者而言,遭遇毙稿是常事。10个选题中有1个通过就算是好的了。有人会为此哭鼻子,而康少见则是直接拍桌子。
  “我会把领导大骂一顿,再把新闻中心主任大骂一顿,再把主编大骂一顿。”有时骂完还不解气,他就问领导:“你有烟吗?”“有呀。”“在哪?”“书柜上。”康少见就地拿了把椅子,爬上去顺了两条,头也不回地走了。“当记者时会骂,自己当了部门领导后就没有了。”
  后来,北京市委宣传部接管《京华时报》,报社决定成立第二任深度部。当时康少见是机动部记者,深度部主任找他谈心,新闻中心领导试探他的想法。“非得让我去,我坚决不去。我说你把报社最优秀的一帮人弄过去,然后在那里饿着,都快饿死了,你们还嫌不够,还想把我饿死,你们居心何其残忍,不去!”重回“故土”:深度部再次成立第三任深度部的情况也大同小异,或者说,过眼云烟。
  2010年,康少见去了搜狐,待了两年,后来又被京华挖了回去。京华总编辑说现在京华没人,让他带一拨人做出成绩。“他知道我讲义气,我对京华到现在都很有感情。”康少见翻了翻报纸,说:“成,我回来给你干两年。”不过,他向京华提出一个条件:若只做北京(地区的报道),另请高明。总编辑一口答应:“好嘞,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2012年回到京华,康少见任机动部副主任,2至3个月后转为机动部主任。
  2014年,京华再次成立深度部,康少见任深度部主任。不同以往经验老道的深度部成员,康少见的团队,只有新手上路。但也就是这些新人,烧了不少生猛的及时性热点。对同城媒体也造成了冲击,“被我们一个组5个人给打怕了”。
  深度报道每周一见报,若周中有稿子,也随时会发。那时候,他每天平均要接160-170个电话。从选题发出到现场去,每个记者平均3个。“康老师,我到了”、“康老师,我这的情况是……”、“康老师,我采完了,我可以撤了吗?”
  怀若谷、王莉霞、王梅、李显峰。说起4位徒弟,康少见很欣慰:“他们都很刻苦,悟性也好。”平日里,记者们爱开他玩笑。他上句未说完,他们就冷不丁冒出下一句,看他一下子说不出话,他们就乐了。“他们常打岔,噎得我一愣一愣的,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上下级的关系,我们就是同事。”
  但在业务上,为了保证执行力,康少见常要求他们,若不能说服他,就必须绝对服从。深度部的工作不轻松,最令这4位记者感到煎熬的是每周一上午10:30的例会———报选题。
  例会的常见场景,几乎都是康少见叼着烟,4位记者报选题。并排坐他右侧的并不怎么抽烟的怀若谷和李显峰,由于压力大,也拿起烟,一根接一根猛抽;对面的王梅与王莉霞,微微皱眉,不怎么说话。压力混合着烟味,弥漫在会议室里。
  例会期间,康少见会从新闻操作本身,判断选题能否通过,让他们从人性的空间、法律的判断等各个方面,分析每一件事。他们会顶着压力,反复寻找正确的切入点.
  “那就是真的过堂。对于记者来说真的是煎熬。你必须给我报选题,而且你的选题必须要我通过,我不会没有理由地不通过你的选题,我会去规避各种风险,但这个绝对是你可以接受的。”康少见有时会严厉地训骂他们,“我骂人比较狠,但不会伤自尊。说得最多的是‘你脑袋让驴踢了’。”
  李显峰挨骂不少,有次甚至还气得闹出走。
  那是关于芦山地震的定向救援报道。康少见让王莉霞和李显峰按照要求采集资料,并要求他们在4天内成稿。采访完毕,准备组稿,两人的脑子却不合时宜地“短路”了。很多有价值和信息的内容,都未能呈现在稿子里,且逻辑混乱。
  要求严格的康少见忍不住骂了他们:“我把所有菜都给你配好了,你现在却拿了这么个东西来!现在赶紧改,不管你俩用什么方式,明天早上10点前,我要见到这篇稿子!”虽然康少见知道,这对他们来讲,压力实在太大。
  李显峰急了,说:“没有你这么干的,我们都快累死了!”
  “该采的你们都采了,我讲了整体的逻辑结构,按这样安排内容就行了!”
  “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也得完成,这就是你的职业,不是爱好!”
  听完,李显峰一把抡起自己的书包,咣咣咣往桌子上乱砸,大喊道:“老子不干了!”接着就往外走。
  康少见也站起来,指着“短路”的徒弟大喊道,“有种别回来,你要是回来了,你他妈就是孙子!”
  赌气的结果,让康少见哭笑不得。“那晚可把我害惨了!我手把手地教王莉霞,好多东西她不知道,就给李显峰打电话,李显峰又不好意思说,只好又补采……累死我了!”
  那晚,康王二人一直工作到凌晨四点。
  次日早上,李显峰没事似地回来。康少见故意逗他:“你还有脸回来?”李显峰吞吞吐吐地说:“我……我的书包还在这儿呢!”
  “那你赶紧把这书包给我背走!”
  “我现在又不想走了!”
  讲到这,康少见大笑:“当时在我手底下确实很严酷,但回头再讲,觉得也挺好玩的。”
  作为4个人中从业时间最长的徒弟,李显峰经常和康少见“调戏互损”,“我们团队气氛融洽,这也是我能跟他 ‘拍桌子’的原因。”李显峰说。与京华的“情深缘浅”
  领导层变动,限制越来越多,全新的京华深度部,开始显得力不从心。康少见等人知道,自己将再一次被捆住手脚。“很多领导人落马的报道,比如周永康的报道,我们都做了,却都无法报道出来。看着《财经》和《财新》独领风骚,我们心里其实特别难受。”康少见常为稿件能否发出而跟领导软磨硬泡,有时一天去领导办公室三次。
  “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我们不能;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我们不能。”
  最后的深度部被撤,也在他意料之中。撤之前没有听到风声,但即使不撤,康少见自己也会辞职。他早就准备好提出离职请求。正好,深度部被撤,让他找准了时机。
  领导让康少见担任编辑部主任,他没兴趣;继续待在突发新闻部,也没兴趣;问想做什么,都没兴趣。“其实我已经准备好离职了,27分钟,19个人签完字,京华历史上最快的离职。”说起这个,康少见挺得意,笑个不停。
  然而,最后一个句点,康少见觉得画得并不完美。
  深度部的最后一稿,是怀若谷的 《单亲留守儿童困守广西山村》。在康少见看来,那甚至不算一篇深度报道。“主要是贫穷所致,没有更深层的东西,纵深度也不够。”
  显而易见的是,“最后一稿”的标识,引起了业界广泛关注。各大媒体的深度报道记者纷纷向康少见询问详情。
  没几天,刺猬公社把他们的对话稍作删改,发布在公号上。他笑着摆头:“谁都知道A是我呀!尤其是我们报社的。”看见推送的一些领导,觉得此事关注度太高,想让他删掉。他打了个马虎:“让我删了?我做媒体那么多年,最讨厌的就是自己被毙稿和毙别人的稿。让他们自己找刺猬公社去。”
  5月26日晚,康少见在朋友圈发了一句“再见”。这是他给就职了10年的报社,和仍在第一线上工作的同仁的告别。
  5月27日,他又发了两张深度报道部的全家福,这也是仅有的两张。在第一张照片上,5个人站在走廊里,在镜头前露出微笑。
  5月28日,“全球关怀深度记者组织”举行第一轮聚餐。组织名称是种自嘲。“这是种好玩的说法,对自身境遇的调侃,一种与同行同病相怜的感觉。“6月12日,康少见正式入职腾讯。
  “对于深度报道,您以后会是哪种身份。参与者还是旁观者?”
  “这个很难讲,说不定我还在这个领域,说不定我早就上岸了。”
  34岁,从业12年的康少见,还是给自己留了余地。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