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03期(总第103期) 2015年9月7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 | 第02版:a02 | 第03版:a03 | 第04版:a04 | 第05版:A05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奇爱博士,本名沙丹,中国电影资料馆节目策划。从录像厅时代过来,却从没去过录像厅的影评人。“奇爱博士”一名源于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电影《奇爱博士》。

奇爱博士:国分东西,电影何如



作者:□本报记者 苏行






  ■“这个过程就像上课一样,但它需要一种相对接地气的方法向观众进行知识普及。这就是为什么从2011年开始,资料馆坚持每一场国片都有片前讲解。”
  ■王家卫的《一代宗师》里,宫宝森曾发问:拳分南北,国分不分南北呢?沙丹想问:国已经分了东方、西方,电影又要不要分东西?
“对,五点起售。关注我们的公号,就能得到电影放映信息……”
  “您上格瓦拉,格瓦拉是一个售票网站,也是一个人名,是古巴著名革命领袖……”
  作为中国电影资料馆的节目策划,沙丹承担了一部分公众咨询的任务。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类似这样的咨询电话,沙丹每天要接不下一百个。国民教育寓于电影展映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单元以 “春天到北京来看世界最好的电影”为目标,花费一年时间准备了包括首映式、大师回顾、修复经典、系列饕餮等多个单元三百多部中外经典电影的放映。观众观看热情高涨,开票三分钟售票数即破万,场面堪比春运抢票。最终,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单元以900万票房完美收官。往年,这个数字最多只能达到300万。
  票房高涨一方面归功于展映策划,“面向经典,立足当代”的展映大方向覆盖了多数观众的兴趣点;另一方面,强有力的宣传为票房做出了巨大贡献。在此次北京国际电影节当中,除了参与排片工作,沙丹同时担任了宣传组组长。“借助豆瓣、微博、微信这些网络平台进行宣传。只要每天有1%的粉丝通过公号宣传决定来看电影,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这场就坐满了呀。”沙丹说。
  “我们的目的不仅是让观众来买票看电影,更重要的是让观众学会看电影。”因此,作为中国电影资料馆的职责之一,资料馆会把国民教育的理念贯彻在电影展映中。
  策展时,电影资料馆在电影放映过程中会根据影片对观众的吸引程度制定主题。比如,此次电影节进行了国内首次奥黛丽·赫本电影的集中展映,《罗马假日》、《龙凤配》、《甜姐儿》、《蒂梵尼的早餐》这四个作品分别由四个大导演执导,代表了赫本不同时期的演技和作品类型,观众可以通过这四部影片全面了解赫本。
  鉴于国产片对观众的吸引力相对较小,资料馆会制定针对性较强的主题,比如“曹禺电影改编”。如果只放映一部曹禺电影,观众不会有太大兴趣,而同时展映三十年代、五十年代、八十年代以及现代的四部不同版本《雷雨》,再加上导览式讲解,告诉观众,四个版本的《雷雨》之间的异同,效果就大不相同。
  “这个过程就像上课一样,但它需要一种相对接地气的方法向观众进行知识普及。这就是为什么从2011年开始,资料馆坚持每一场国片都有片前讲解。”沙丹坚持为观众进行影片的读解就是为了让观众意识到,他们来看电影不单单是花钱找乐子那么简单,更是一种艺术的熏染和学习。
  具体到选片,资料馆优先选择集艺术性、娱乐性、市场性于一身的影片。有的艺术电影不具备娱乐性,艺术价值却非常高,以普通观众的鉴赏力难以全盘接受,但是资料馆希望并有信心通过大量的观影来提升观众的鉴赏力。沙丹说,普通观众通过三年到五年的观影也能自己甄别电影的好坏。
  目前看来,国人的观影水平尚未达到独立鉴赏电影的水平,想要吸引观众,就要发挥策展的作用。沙丹认为,作为一个策展人,首先要是一个好的学者,能够鉴赏、解读电影;其次要有较强的宣传能力,通过各种平台吸引观众;最后,还要在展映环节提供相应的延伸性服务,比如片前讲解。资料馆在北京开设了三个惠民小影院,未来准备跨城市开设艺术院线,长期播放下线的艺术电影。沙丹提高了声音:“只要影片质量过关,王小帅的电影不一定没人看,《黄金时代》、《推拿》都不一定没人看。”
  与此同时,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单元参展并卖座的电影以外国电影为主,又暴露了电影市场上中外电影尤其是中美电影配额之争的问题。光鲜背后暗流涌动沙丹曾这样评价2014年的国产电影市场,“表面光鲜亮丽,实际暗流涌动,一场触及人们灵魂深处的变革正在全面展开”。
  近几年,电影票房高歌猛进的同时,好莱坞的强势出击让中国电影人看到了很大的危机。今年,《速度与激情7》、《复仇者联盟2》两部影片在大陆收获接近四十亿票房,相比之下,众多国产影片票房加起来都不敌两部外来影片。中国电影工业与其他电影工业体系间的差距是存在的,而且是巨大的。
  2012年,中美两国就目前电影配额制度在洛杉矶签订的《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有效期为五年,也就意味着,2017年双方将进行第二轮谈判。尽管谈判事关政府高层,双方势必会有相互妥协的地方,无论是电影管理部门、好莱坞公司还是国内电影公司,都很难提前对未来趋势做出判断,但中国电影人依然要对此做好准备。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副主任陆红实在4月15日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新焦点”举行的全球记者会上发表讲话称,“中国的进口份额或将于2017-2018年进一步放开,中国电影人应该做好思想准备。”
  沙丹认为,电影从根本上来看是一种意识形态产品,即便是资本主义国家之间,或者关系十分密切的国家间,也不会放任对方国家电影在本国长驱直入、大行其道。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能与好莱坞电影分庭抗礼的只剩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
  “日本人看腻了好莱坞片子,而且人家就喜欢看二次元;韩国靠的是严苛的民族自尊心;印度人喜欢看歌舞片,好莱坞get不到印度人的点,已经基本放弃印度市场了”沙丹这样解释。各国抗争的模式各不相同,中国依靠的是强大的经济和外交实力。
  到2017年,一旦国产电影票房守不住50%的红线,靠国产电影和每年进口的六十部好莱坞电影不能养活几十万电影从业人员,中国只能对好莱坞开放。到时候,不仅好莱坞会进一步盯紧中国市场,院线经理出于收益考虑也会更愿意卖好莱坞电影。“票房上不去,我们无言以对”,沙丹感叹。类型的胜利本届戛纳电影节,除了蹭红毯的明星和做生意的华商,让中国倍受关注的是,两位杰出的华语电影作者贾樟柯和侯孝贤走入了主竞赛单元。《山河故人》与《刺客聂隐娘》完成放映后,都获得媒体和影评界极大好评,这让中国电影人以为看到了希望。尽管如此,答案揭晓后,华语电影的成绩单却并不漂亮。
  “《山河故人》和《聂隐娘》能否得奖其实不太重要,能进入戛纳主竞赛单元就是了不起的荣誉。同时,我也想,西方人把持权威话语的评委会,会不会把大奖给一种西方完全没有话语权的东方类型?我觉得很难。所以《聂隐娘》得大奖更不容易。之所以国内要发展电影节,目的就在于要建立一种不同西方的评价标准。”颁奖夜,奖项尚未揭晓前,沙丹在微博里写下这样一段话。
  颁奖典礼上,呼声极高的《山河故人》和《刺客聂隐娘》都未能如愿摘得金棕榈大奖,《山河故人》甚至颗粒无收,最终侯孝贤导演凭借《刺客聂隐娘》荣膺最佳导演奖让人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一直守在屏幕前等结果的沙丹说:“这一夜没白等,恭喜侯导。”
  对于侯导此役的胜利,沙丹用了“实至名归”四个字作为评价。他认为,这项大奖的含金量不次于金棕榈大奖,是对作者导演的最高褒扬,也是对侯孝贤导演多年来坚持艺术电影的褒扬。而此次 《刺客聂隐娘》的胜利更重要的意义是再次巩固了中国人对武侠这种类型电影的话语权。
  人们常会提到“文化无国界”,认为一个共通的主题可以打动所有人,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全球观众都热衷于看的好莱坞电影属于世界性公共文化产品,公共文化产品是不存在明显民族性的。沙丹举例说:“把好莱坞大片换成爱斯基摩人跳舞中国观众会喜欢看吗?”
  这种文化差异下,中国就要建立属于自己的、有强有力话语权的类型,这种类型越多,中国电影就越强。中国有功夫、武侠的文化基因,就应该把握这一民族文化基因,加强这个类型。沙丹说:“有些好莱坞功夫片打斗动作就像动画,毫无中国功夫的飘逸洒脱之感,就是因为它没有这种文化基因。”当中国电影完全掌握这个类型的话语权,这类影片在市场上形成蔚然大观的局面,使别的电影工业体系在这种类型电影上无法代替我们,中国电影就形成了自己的优势。
  中国有很多在国际上打出知名度的功夫片、武侠片。沙丹举了两个成功的案例,《卧虎藏龙》的巨大成功在于李安导演采取的差异化策略,以中国武侠为背景,讲述一个西式的救赎故事;再比如《功夫梦》里的调和手段,中国功夫大师指导的外国孩子打败中国孩子,让所有观众在看懂这部片子的同时接受了这样的设定。
  “差异化策略的使用让全球的观众看懂了这个故事,理念上虽然有所妥协,但这并不影响中国文化的纯粹,反而显示了中国文化在运用到电影中时可以有各种各样的针对性。”沙丹认为。
  除却类型之争,中国电影在走向国际时遇到更多的问题可能源于评价标准的差异。就像中国文人与瑞典学院经过一个世纪的博弈之后,中国本土终于诞生了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带讽刺的是,这位作家的写作风格却是承袭了加西亚·马尔克斯广为欧美人接受的魔幻现实主义。
  王家卫的《一代宗师》里,宫宝森曾发问:拳分南北,国分不分南北?回到现实,沙丹想问:国已经分了东方西方,电影又要不要分?
  “想要让西方人承认东方电影的价值就要建立东方电影话语体系,而在这条路上,中国电影尚有提高观众观影水平、加强有话语权的电影类型等等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
  今年,世界电影走过120周年,中国电影也经历了110年发展。这么多年过去了,电影作为一个媒介在不断发展中经历了大量波折,大量新媒介与之竞争,它仍能顺应潮流、不断进行自我革新,创造出更多新的让人惊奇的作品。沙丹认为,“直到现在人们还认为电影是非常牛的东西,作为媒介,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人们都在感叹纸媒日薄西山的今天,中国电影仍处于黄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电影、喜欢看电影。尽管从2002年产业改革到现在刚刚过去一轮的时间,中国电影的工业化程度仍然比较低,属于东方电影的话语体系尚未建立。2017年中国也将再次与美国就电影配额的问题坐上谈判桌,然而对于中国电影来说,这一切既是挑战,更是机遇,中国电影的未来仍有无限可能。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