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校报 - 《青春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03期(总第103期) 2015年9月7日   本期一十九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A01 | 第02版:a02 | 第03版:a03 | 第04版:a04 | 第05版:A05 | 第06版:a06 
     语音播报

顾雷“不愿将这样的故事和感受放在百年之前,做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科”。角色性别倒错,风格土洋结合,亦真亦幻,正如现实社会的五味杂陈,观后有灸疼放血之通透。

借闹剧之壳灸疼放血一路行来《顾不上》



作者:责编/美编 郭舟 校对 成小婉 邮箱:cyuspringnews@126.com








  《顾不上》咂摸味道2015年6月7日,国话先锋剧场。顾雷导演和“树新风”剧团完成了《顾不上》二轮巡演的最后一场演出。
  17:30,舞台布置基本完毕。
  白色幕布遮住后台至舞台的门,下方开叉,以便演员在黑场时尽快到达舞台上自己的位置;舞台右侧放置道具,作为开场后第一个场景的需要:演员身置白色半透明长方体,闪烁的黄色灯光串从中慢慢升起。
  17:50,演员们陆续开始热身。绕着舞台快速跑步,练习轻盈的步伐,带动演出时的兴奋情绪;由踏步到跳跃循序渐进,舒展身体;说各种不同的绕口令,练一练嘴皮子;做平板支撑的同时字正腔圆地一遍一遍念诵“学好声韵辨四声”,找到发声的正确方法,打开嗓子,提高舞台音量......这些准备工作都是 “野路子,东凑一点西凑一点,不成体系,也可以说是解心疑”,但更深层次的是仪式感,它是准备演出的开始。
  18:20,灯光、麦克到位。由侧光和顶光配合,营造舞台唯美效果;舞台前方地面上安置三个、中后方半空中吊两个收音麦克。
  18:30,演员开始换服装以及化妆,在大家的嬉笑声中,工作人员往来穿梭,后台忙碌;庆丰包子摆满了一桌,无人有暇顾及。
  18:50,开始清场,彼时入口已经围满了拿着票准备入场的观众。
  19:30,作为本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国际邀演单元唯一的本土戏剧,演出开始———顾不上和王小花这两个主人公来自一本手抄乡村小说。
  这对生长在小地方的青年男女在中学毕业后互许终生,为了挣钱给父母看病,两人先后来到大城市讨生活。笔者在七八年间使他们经历了强拆、城管、夜总会、瘦肉精、雾霾、洗脑等等各种社会热点问题,“三四年前终于穿凿附会连缀成篇,也真实也虚幻,也癫狂也沉静,也妄想也理智,也狗血也悲痛,悲欣并寓”。
  有一天意外相逢,在又一轮的互相帮助和伤害中,了解了真相的他们终于明白了虚幻的生活和命运。导演“不愿将这样的故事和感受放在百年之前,做含沙射影、指桑骂槐”。角色性别倒错,风格土洋结合,亦真亦幻,正如现实社会的五味杂陈,观后有灸疼放血之通透。
  “树新风”剧团,英文名译作“Tree/New/Bee”,是一个来自各个行业二十多人的小团体,他们戏称《顾不上》是“乡村业余剧团农闲巨献”。
  杨楠,这个身高185的大男人,就是《顾不上》里身着红格子连衣裙和蓝色纱裙的女主角“王小花”,他真正的工作地点却是在“大裤衩”。2000年北外本科入学,2007年研究生毕业,专业为西班牙语。2003年,北京外国语大学话剧社的杨楠和北京理工大学太阳剧社的顾雷相识,后来顾雷导演的《罪与罚》,他们各出一半演员。这一合作就是十几年:顾雷如今放下了演员的工作,专心做导演和编剧,杨楠则一直担任这个小团队里的主要角色,同时也担任北外剧社的指导老师,带领同学们做戏。
  他回忆上学时会旷很多课来排练,经常只能半夜写作业,他们管这个叫做 “走钢丝”,意思是两面都兼顾,没想到延续至今。
  和剧团里的大部分人一样,在有自己的固定工作的同时,需要抽出时间排练和演出,他坦言“很辛苦”,但是却乐在其中。
  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一步脚踩在生活的泥土里,一步将这泥土的气息带上舞台,不计任何报酬,悉心摸索钻研自己的表达”。三年排练,五度朗读,增删十次,拉开战线,精心培养,直到汇聚出共同的能量,把戏慢慢养成一种气质,才向大家汇报。
  观众们都印象深刻的片段:顾不上回忆中学时期小花的国旗下英文演讲“Raising/flag”,就像小时候我们自己学英语都会用汉字标记一样,扭曲和刻意的发音惹得现场笑声不断。这段词确实来自真实的学生国旗下演讲,“讲的都是假大空的话,在戏里觉得很搞笑,但生活中其实都是这么在用的。就像夜总会里的 ‘大眉毛’和 ‘专家’,说的都是新闻联播里的词儿,做的却都是杀人越货的活儿。”狗血大集合顾雷导演在自己的博客中说道:“好的戏是头顶的一扇窗,打开,可以到另一个世界透一口气,那个世界映照着这个世界光怪陆离背后的种种心情和感受。这些心情和感受飘荡着,并以飘荡的方式涤荡满是灰尘和划痕的自己。”
  他形容 《顾不上》是一个“玩闹的、狗血的、土得有点掉渣的、很浓烈的闹剧,但又很让人觉得放松,情绪得到了排解”。这部的“悲闹剧”的作品背后,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属于顾雷导演自己的“味道”。
  演员来自各个行业,戏剧影视从业者不足一半。漂亮、演技、气质、经验、质感等等这些赞美演员的词,每个人可能都能沾一点边,但兼具真谈不上。顾雷导演说,我们就像梁山好汉,奇形怪状,但各怀绝技、各有特色。“我还就喜欢我组演员的这股子膻气。”
  音乐全都是借鉴的,横跨七八个国家,风格形式完全不能统一。
  灯光是连军老师帮助设计的。连军老师的灯光专业准确,很漂亮,十分规整,就像一篇论文,而“《顾不上》是篇散文诗,甚至是歪诗,诗当然在语法上不能太准确,太准确了味儿就不对了。”
  顾雷导演自己发问,这样“各个层面都不那么行”的戏,怎么还能存在着呢?
  “剧本不够排练凑,严肃不够喜剧凑,总要找到些抓挠的东西,只要这东西还能触动观众,还能让观众在凉夜里,长舒一口气,隐约看到头顶一扇窗子微微露出缝隙,一束光进来,就值得在剧场演出,其它的担心权且放下。”
  接近两个小时的戏,观众的情绪保持在各种不一样的笑声里,有时候大笑不止,有时候会心一笑,可是笑着笑着又觉得不忍,那种感同身受的义愤填膺和悲天悯人,令人失落、纠结、痛苦、黯然伤感,兴尽悲来。观众观之 “时代的列车高速行进,顾不上草芥一样的你我他。台上闹啊闹,台下笑啊笑,然后觉得,真是悲哀。”这真真切切的感受,加以戏剧反思和插科打诨,“《顾不上》成了一根带血的刺,刺痛着每个人疲劳焦灼的神经。”
  在顾雷看来,“把创痛与嬉闹搅拌一处做养料,努力让脚下的根延伸生长,扎稳在农村的土地里,盘紧在城市的水泥上,经风经雨,知冷知热,在摸爬滚打中,想让《顾不上》获得某种气质:淡化阶层贫富,淡化概念与发展对人的区隔,让每个人都看得明白,让每个人都感同身受,让每个人都体味到我们共同经历的这三十年、二十年、十年、三五年里的悲欣沉浮况味万千,并且嬉笑带泪。”
  正如文学评论家李静所说,《顾不上》是一部诚勇之作。顾不上的人生,浓缩太多,荒诞又熟悉的现实让我们哭了笑、笑了哭。我们生活在现在,分享社会进步果实欢欣之时,也必须承受现在的种种疾病,病理是复杂的,而病痛是真切的。一半是快意扬弃,一半是扪心自问,只要心诚意实,不偏不倚,小心斟酌,审美也自在其中。
  “狗血一腔需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生活百态蕴含其中,《顾不上》是一剂幽默辛辣的猛药。顾雷导演自己评价:“它是喜剧,甚至是闹剧,但也有悲剧;它表面粗俗,甚至低俗,但心里努力不沾脏东西;它从农村走进城市,从底层跨入高层,却不敢丢时代的印记;它可能是文学方面的弱智,艺术上的残废,但却是面干净的镜子,照那些迅猛发展顾不上的你我他。悲闹结合,这是《顾不上》的本意,是戏剧的本意。”
  “戏罢,喇叭花腔一起,裹棉袄大衣投身凉夜,焕然一新以热怀奔向新年。”这是海报上的一句话,“交代给自己,也分享与大家。”舞台和现实:直面和超越被评价为“格调冷暗,却融汇了轻灵的黑色幽默,在写意的空间造型中,融入了中国传统美学的气质,兼具平民气息和知识分子思辨的韵味,注重观赏性和艺术美感的平衡”的导演顾雷,在轻松搞笑小剧场走红的环境下,一向坚持选择较为严肃和关注现实的主题。
  编剧、导演尚垒觉得《顾不上》对当代中国现实问题及弊病的反映“真是有趣,舞台上需要这样的戏,日常舆论也需要有这样的表达和声音,针刺麻木,戏谑惨淡。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现实是后话,声音本身具有价值。”而从蓬蒿剧场走出来的作品,蓬蒿剧场创始人王翔高度赞扬《顾不上》是说真话的开始,是真正拉到当下的开始,用戏剧功能,去理性、良性、建设性地评议反思社会问题。
  北京剧协副主席、同时也是《顾不上》的监制杨乾武喜欢作者对底层社会与小人物思想情感及真实人生困境的关注,喜欢作者细腻幽默反讽黑色的叙述方式。“《顾不上》的优秀在于作者直面现实的勇气与独立自主的创作追求。中国戏剧的主流是赞美歌颂肯定,但严重背离现实甚至粉饰现实。作者却通过两个底层小人物的悲剧命运,对当代中国的社会历史进程表达了个人化的批判性反思。这是一种人文情怀,是现实主义文学与戏剧的传统。”
  他认为,对社会底层及小人物而言,现实生活比 《顾不上》更加残酷复杂。作品没有夸大现实,只是用反串表演、滑稽漫画式夸张呈现了一对小人物的悲剧,有效地淡化了作品无情的真实及悲情感。这不失为一种舞台表达的智慧,可能也是资源严重不足而不得已的选择。关于舞台和现实的关系有多种理解,因人而异,舞台和现实关系的关键点是直面而又超越:《顾不上》前2/3重点是直面现实,后1/3却企图超越现实。
  作者似有莎士比亚的志向,可惜剧中人物内在的思想情感行动逻辑脱节,留下遗憾。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青春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